03
12月

每周荐书:胡桃夹子

发布者:漪然

如果你爱好音乐,并且和我一样喜欢柴可夫斯基,那么你一定知道我接下来要推荐的这本从头到尾充满了音乐感和梦幻色彩的童话书——由它改编的芭蕾舞剧也几乎是每个圣诞节都会在欧洲各大舞台上演的剧目之一,实际上,如果在百度音乐里面搜索这个关键词  胡桃夹子  ,你会搜出一大串的芭蕾舞曲,其中也有我最喜欢的  糖果仙女舞曲    银笛舞曲  。就为了多听几遍这无比经典的音乐,我甚至把自己所能找到的所有改编自胡桃夹子的电影都看了一遍,并且发现无论什么样的摄影手段,在表现霍夫曼那华丽的想象力的时候,都会变得黯然失色,非常无力。

每当吊在树枝上的桔子散出来的香气,在树林里面浮动起来的时候,每一棵树的枝叶都会发出一些清脆的声响,所有那些用来做装饰的金箔纸也飕飕地响起来,听来好像飘飘的仙乐一样。树上那些烛光就按着这些飘飘的乐音,上不到天,下不到地地舞起来。……

笼罩着这一带地方的玫瑰花光,是从这条玫瑰河反映出来的天光。这条玫瑰河除了反映出十分鲜艳的玫瑰花光之外, 还散出一阵阵醉人的甜香。它的红浪,美丽得像做梦看到一般的红浪,不停发出一种十分柔美的声响,使得听见这声响的人,也好像是在做梦一样。……


毫无疑问,圣诞松林,玫瑰湖,杏仁糖宫殿,这些绚烂的场景都是正对小女孩胃口的东西,而拿着玩具宝剑和戴着七顶王冠的老鼠国王决斗,挽救整个国家,则是充满了英雄情结的小男生的梦想,霍夫曼确实不愧是做过舞台设计和音乐剧导演的人,他笔下的每个设计、每个道具,都太适合被搬上大舞台了。但是,最让我难以忘记的却还不是这些道具,而是霍夫曼那举重若轻,用故事套故事的手法,把一个简单的杏仁糖英雄传说讲得亦真亦幻的能力。当教父刚刚开始给玛丽讲故事的时候,你就好像已经被带入了一个魔法世界;而后,这个故事中的老鼠国王竟然真的来到了现实中;再然后,搭救了咬核桃小人的玛丽居然又被带到了故事中的小娃娃王国里……这一切都发生得自然而然,合乎情理,却又让你惊喜。仔细想想,几乎没有任何一部“胡桃夹子”的电影做到了像原著一样,在幻想和现实中如此穿梭自如,尤其是故事的结尾,当玛丽遇上了小朵谢梅,凡间和仙境中的两个故事被这两个孩子天真而有趣的对话连在了一起的时候,那种感觉已经让你全然分不清,这一切,是孩子的游戏还是真实的魔幻?似乎,也只有音乐,柴可夫斯基那如圣诞银铃一样耀眼又如童年八音盒一样轻灵的音乐,才能真正还原出这样的感觉。

而要推荐小书房的这本《胡桃夹子》,则又不能不谈到它的译者——廖尚果。我不得不说一句,无巧不成书。因为这位翻译家也是一个和霍夫曼一样的传奇人物,他最为人熟知的一面并不是一个译者,而是一个音乐理论家,还获得过法学博士学位,担任过广东大元帅府大理院(即最高法院)推事、黄埔军校校长办公厅秘书和国民革命军第四军政治部主任等重要职务。可他在做这些事情的同时,又在翻译界无声无息地耕耘了多年,翻译过海涅的爱情诗,也翻译过豪夫的童话集。而最终被大家记住的,恰恰是他的这些翻译作品。这真是和霍夫曼的一生有着惊人的巧合——最爱是音乐,专业是法律,工作在政府,流传下来的却是文字。

其实,我最开始并不是很喜欢廖尚果的译文中把玛丽的姓氏  Stahlbaum  翻译成难听的“舒太包”,每当书中出现“舒太包小姐”这种对白的时候,我眼前总会出现一个肉包子脸……但是细想想,原文中的Stahlbaum原来就是一个不算多好听的姓氏,作者给可爱的小玛丽这样一个姓氏,或许正是想告诉每个普通的小读者:只要心中还有梦,每个小男孩都是小王子,每个小女孩也都是小公主——即使,你看起来像是一个咬核桃的小丑怪,即使,你只是叫“舒太包”或是其他凡俗的名字,也无法抹去你的与众不同。在圣诞节的这一天,每一个爱做梦的孩子,都应该成为自己故事中的主角。


相关链接:

青主与海涅及他对德语文学的翻译

霍夫曼:用音乐和幻想改变人生的颜色

柴可夫斯基:芭蕾组曲


© 2005-2018 dreamkidland.cn,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3011623号-1
IT课店 发现好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