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06月

小书房过往日记-2006年1月21日

发布者:漪然

1月21日 星期六

放寒假了,这个冬天完全不似科学家预计的那般,是个“暖冬”,恰恰相反,倒是格外的冷。冰冷的冬雨下了近半个月,也没有一丝一毫要停息的样子。
  躲在棉被下冬眠的日子里,看了一堆科幻小说,结果发现,某些科学工作者和宿命论者竟然有着一种不谋而合的默契之处,那就是他们都相信,未来和 历史一样,是一道业已有答案的数学公式。的确,这世界上有许多答案已经清清楚楚摆在我们面前:人终究是要死的;太阳终究是要熄灭的;宇宙也是有起点和终点 的……我们的时间似乎只是一条线,引领着我们走向那既定的、无可更改的另一头。可我只觉得奇怪,这样的科学,对还要继续生活下去的我们来说究竟有多少意 义?
  我们不是机器,所以,在背诵着课本上的X Y=Z的同时,还仍然会去相信一些科学公式解释不了的奇迹。生命不仅是一些蛋白酶产生的化学反应; 花朵也不仅是为了繁衍后代才开放得那样灿然;人,在拥有理性的同时也要拥有着爱;最精密的科学仪器,也无法帮助我们获得被妈妈的手轻轻抚过的愉快。
  真正的孩子气,能够在一个只有试管、计算机和各种人造物品的实验室里成长起来,且仍然保有对每个生命的幻想,和相信自己可以改变生活、改变世界、改变未来的乐观。《费里斯比夫人和尼姆老鼠》正 是这样一个讲述着我们的改变是怎样在悄然发生的故事,它说的虽然是一群实验室里的小老鼠,可我觉得它并不算一部科幻作品,因为它是站在一群小动物的角度, 而不是站在研究动物的科学家的角度来看待天空和大地的。看到费里斯比夫人为生病的蒂莫西四处奔忙的时候,我忽然想起冰心说母亲的那一段话:“她们的爱是一 般的长阔高深,分毫都不差减。”其实,何止于母爱,那寒风中的颤抖,那回家的渴望,那对自由生活的追寻,岂不都同样存在于每一个生灵的身上和心中?在这本书的结尾,有一段文字让我想起了自己十二岁那年从医院回到家里时,发出的一声快乐而满足的叹息:
  太阳落山了。他们回到房里,躺在树根洞中的青苔床上。外面,穿过树林的小溪叮咚流淌,温暖的夜风吹来,橡树新长出的叶子沙沙轻唱。他们全进入了睡乡。
  现在,小田鼠们都在温暖的窝里睡着了,你也回家了吗?


© 2005-2020 dreamkidland.cn,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301162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