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04月

蛙先生和他的梦

发布者:童子

 

月光垂下几束长长的睫毛,世界做着梦,催眠同样在做梦的人。

多好的夜晚啊,风轻轻唱,月慢慢摇,可是总有人会失眠。

蛙先生的窗口是暗的,没有灯光,窗帘拉开着,窗子也开着。夜风轻轻地溜进去,在一团朦胧月光里,惊讶地看见蛙先生坐在窗口的地板上。不过风稍一逗留,就吹入幽暗之中,找个角落慢慢盘旋着,打起了盹儿,甚至忘了看看蛙先生在做什么。

睡不着的蛙先生,正在盘点自己那个小小的、装满秘密的小箱子,里面都是他从曾经做过的梦中,一点一滴收集来的宝贝。

怪兽的牙。

蛙先生回想起那个有些好笑的梦。他刚刚进到梦里去,就被迎面跑来的一个大家伙的脚趾头给撞倒了,“熬洞啊,熬洞啊!”足足有三层楼高的蓝怪物一边跑一边嚷。

蛙先生马上翻身敏捷地跳了几跳,自认为找到个安全的地方,不对呀,为什么周围仍然晃来晃去的呢?一低头,他看见自己紧紧抓着的是一片蓝蓝绿绿的毛发。他跳到蓝怪物的尾巴上了。

啊!他马上松开了手,弹落在地上。惊魂未定,蓝怪物已经转头又跑回来了。

“熬洞呀,熬洞呀!”蓝怪物捂着腮帮子在喊。

“别喊了,”蛙先生没好气地仰着头大声喊,“做个梦都要被你吓死了。”

蓝怪物这才看见了他。“退步几,”蓝怪物咧着嘴巴对他说话,“我纸石因为亚腾。”他说话的发音怪怪的。蛙先生终于听明白了,“你牙疼,对吧!”

“兑,兑,熬洞啊,熬洞啊!”蓝怪物不停地点头。

“我来帮你吧。”蛙先生说着,跳到蓝怪物身上,又跳上蓝怪物头顶——因为蓝怪物个儿很高——然后,他长长地举起胳膊,从天上拽下来一小片云。

“在我们那里,牙痛的时候,要拿河底的淤泥把虫牙裹住,然后用云朵包起来,过上一天一夜,它就自己脱落了。”

“啊啊啊辣尼赶快胖窝吧。”蓝怪物跺着脚喊。

“告诉我小河在哪边。”蛙先生扬一扬手中的小云片,说道。

“在签面布元。”蓝怪物一边跑一边指点,蛙先生坐在他头顶上,没几步就到了小河边。

他让蓝怪物把头低低地伸到小河水面上,用力张大嘴巴,然后自己跳下去,从河底挖了满满一捧乌黑乌黑的、最棒最棒的淤泥巴,给那颗虫牙裹得严严实实,然后,把那小片云朵扯过来,包住了牙齿。

蓝怪物合上了嘴巴。看上去好像腮帮子里藏着一颗糖,说话却还是怪声怪气。

“歇歇尼。”

“你平时都吃的什么东西呀?”蛙先生问。

“嗯,窝西翻晚树偷偷泡到善下的听册场里瓷小气册。”

“什么,吃吃吃小汽车?”蛙先生大吃一惊,“这可不是好的饮食习惯呀!”

“蛋时喂道浩浩瓷呀。”蓝怪物吧嗒吧嗒嘴,又痛得皱了皱眉。

“以后不要吃啦,它对牙齿一点也不好。”蛙先生说。

蓝怪物点点头,答应了。

然后有一天,蛙先生收到了蓝怪物从梦里寄来的礼物——一颗打磨得雪白的蓝怪物虫牙和一张棕榈叶卡片,卡片上用树脂歪歪扭扭地写着:“歇歇尼棒窝拔牙,窝把它做成了礼物送给尼,它灰嚷尼编得耕用甘。零歪,窝先在改瓷小方子啦。”

蛙先生收起礼物,不以为然地摇摇头,看来,再过些日子,蓝怪物的其他牙齿会接着疼的。

羊毛卷儿。

蛙先生在梦里乘着气球飞着飞着的时候,看见下面一群睡梦羊在走。那是很大很大的一群,各种各样的都有,黑的,白的,花的,长角的,没长角的,戴着小手表的,穿着小布鞋的,甚至还有长翅膀的羊。

“我可从没有在睡觉前数过这么多只羊,”蛙先生自言自语,“它们从哪儿来的?”

于是他弄破一只气球,让自己慢慢落下去,落在羊群中间,正好降落在一只黑眼圈的绵羊身上。

羊们对他一点儿也不吃惊,仍然温吞吞地向前走着。

“你们从哪儿来,要去哪儿呀?”他问。

“我们从许多人的梦乡来<


© 2005-2020 dreamkidland.cn,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301162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