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07月

【第三届阅读引导员初级培训】第六课作业——凤凰花开小组讨论汇总

发布者:阳光橙子

一、对于已经进行过的若干次集体讨论,让你们受益最大的是哪一次讨论?为什么?

1.我们大部分人认为,第二节课的课堂讨论是让我们受益最大的一次。

王小丽:“一,这场讨论让我意识、了解‘跑题’在读书会中的重要作用。这也让我思考、审视自己作为主持人时,是不是无意中或有意中把读书会中那些孩子们的‘气质变化’忽略了,更甚者是将那些不同变成自己喜欢的风格才加以接受。二,这场‘讨论’是真正意义上的讨论。大家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和思考,群员也有回应,或赞同或反对,而不是自说自话。”

吴美霞:“我的感受和小丽一样,遗憾的是,因为每次都是手机上Q,语音的课程都没能参与。相对而言,我是一个思维比较固化的人,漪然主持的那次讨论,对我来说相当于一次洗礼。”

白娴婷:“几次集体讨论我都没有现场参与,这个问题我的答案会有些偏颇,因为事后看或者听记录确实会丢失很多东西。通过看记录我也对漪然主持的那次讨论印象深刻,有不同声音,又能控住场面。但是我觉得这是对主持人的要求,并不是老师让我们讨论的目的,作业目的应该是对整个讨论会以何种方式来展开会更好,而不是只靠一个主持人这样。”

程稳:“我也是对第二节课漪然带领大家由‘跑题’而引发的头脑风暴的讨论印象最为深刻。我从中感悟到,一是,我们一定要有自己的思考,不能让自己的头脑成为别人思想的‘跑马场’;二是跑题本身不是问题,如何看待跑题,并且从跑题中得到比设定的议题更大的收获,才是真正的解决之道。关于这点,小丽推荐的杨茂秀老师的《谁说没人用筷子喝汤》里,就提到一堂‘跑题’的课。那篇文章更让我由衷感觉到,上课跑题才是永恒的节奏。”

2.由白娴婷引出的“主持人”的话题,我们试图探讨主持人在讨论中的作用。

程稳认为:“娴婷的思考也是有道理的。接纳‘跑题’需要主持人的把控能力,需要心中有数,或者说,那场讨论并没有要求非常明确的主题,要得到一个非常明确的结论。如果想得到一个明确的结果,那么,就需要主持人适时地再把大家的思路拉回来。”

王小丽赞同娴婷的“不能靠主持人一个人”这句话,但认为“在团队的风格形成中,讨论的层次和走向,主持人还是起了关键作用”。

对王小丽提出的“跑题过程也非常精彩,也是精彩的故事呈现。”程稳有自己不同的看法:“小丽的这个说法我同意。但那是另一个故事了。从某种角度上,如果想要对讨论的议题得出一个结论,除非能从其他的故事绕回原来的故事上,不然,这个‘跑题’就显得没有意义。起码针对原来的那个议题而言。”王小丽针锋相对:“我觉得不需要绕回来,这次讨论中老师按照她的思路在走,只是我们不知道。跑题的过程大家也是各有收获的,对讨论来说,这就够了。”而程稳“来而不往非礼也”:“我觉得,绕回来其实是主持人的功力。也许我们根本没意识到,讨论已经绕回来了。”最后,白娴婷总结呈词:“其实要看是何种讨论会。每个需要大家参与的讨论肯定都是有目的的,有些的目的很单一,可能是做出选择,其间不管讨论如何激烈最后都是要选出一个方案;而有些讨论会并没有明确的需要得出的结果(其实是有目的的,只是并不一定所有参与讨论的人都很明确这个目的),那么开始的提问阶段就很重要,是不是共性问题?”

3.我们达成一个共识,讨论的形式以文字讨论为好。

王小丽提出:“从我们都喜欢这一次讨论除了课堂讨论本身外,还说明了,大家从某种程度来说都是‘视觉型’的——相信眼见为实。”

程稳承认:“文字讨论比音频讨论好整理记录,音频讨论对人当下的抓住重点和整合能力要求特别高。”

白娴婷觉得:“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想法,但是群讨论时如果语音可能好多人是表达不出来的。”

王小丽深以为然:“是的,特别是我这样的人,必须要把听到的写下来后,才能有所思考,然后才能表达自己的想法。”

刘冰冰也“倾


© 2005-2020 dreamkidland.cn,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301162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