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06月

从儿童哲学看探究阅读的思考历程

发布者:阿茲特克


从儿童哲学看探究阅读的思考历程/吴敏而

读一个真实的故事
在儿童哲学探究团体中,通常从共读一个 故事开始。读完故事之后,由小朋友提问, 把问题写出来,然后根据他们想到的问题, 我们做一些讨论、探究。
今天,我们用儿童哲学的做法,读一个 「真实的故事」。请每个人轮流读,每人读 一页,并且一边读一边想:真相是什么?究 竟发生了什么事?还有其它的可能性吗?
【学员们轮读Mary Celeste的故事:1872年,一艘载 满食物与饮用水的无人船Mary Celeste在海上被寻获。现 场有几个重要的线索:船上没有打斗痕迹、私人重要物 品被留下、航海定时器和六分仪等用具不见了。寻获这 艘船的船长去申请船难救助。长长复杂的故事读完后, 吴老师请大家整理自己的想法。】

整理想法
我用这个故事来代表我们任何可以读到的 东西、世界上任何可能发生的事情。这个故 事很值得我们去探索、去了解,可以用很多方法来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现在,我要建立一个迷你的探索团体, 你与前后左右的人,找三个人成一组。你一 定要有伙伴,自己一个人是想不通的。在还 没跟团体互动之前,请你先回忆这个故事:
「我认为发生了什么事?」
请你们整理自己的想法。试用一句话, 写下最有可能的解释,这就是你的理论。有 理论,就一定有理由,请你写下三项支持你 的理论的线索或现象。你的理论一定不太完整,一定有地方会被别人攻击,所以你要稍 微有心理准备,请写一项你的理论解释不到 的事实。
【学员们开始写自己的想法。约三分钟后,有人开 始讨论,讨论的声音越来越多,越来越热络。约五分钟 后,吴老师请大家暂停讨论。】
我刚刚走到台下,几乎每个人都说了自己的 想法,不过也有些人没有说,而有些人抢着说 很多,因为想法不抛出来的话,他们可能会很 痛苦;也有些人听到别人说的话,自己又想到 更多;有些人觉得别人的理论比自己的好,所 以他改变主意;也有些人听到别人的理论,他 很有意见,马上就要反驳。这些都是我们在儿 童探索团体中常常看到的,有些人发言、有些 人不发言;通常,老师让他们很自由的发言。
刚刚大家在讨论的时候,我经过某些组, 大家都停止说话。然后我就说:「我来搜集资料。」于是他们就继续说下去。但有些组好像觉得我是神,我应该什么都知道,他们对我发问:「……会不会是这样子?」
其实,我跟你们看同样的故事,拿到的数据 跟你们一样多,当然这个故事我是多看了几 遍,但我不一定比你们懂。
在你们小组里,一定有人看到一些你没看 到的东西,所以要有一个团体。你自己一个 人想的时候,你会对自己的想法相当满意, 等到你听到别人说的时候,说不定你更满意 了,但也说不定你有新的想法。在探索团体 中,我们要听,但我们不是要听专家;并不 是我带这个故事来,我就是专家。在探索团 体中,我们每个人都是专家。 儿童哲学的探究团体中,通常会有一个带 领人。那个带领人做什么?他会去听、去衡 量:小朋友谈话的时候有没有漏洞;有漏洞的 时候,他会先试着看看有没有小朋友发现,然 后,他可能拉拉扯扯的把话题移到那儿去,比 如举一个反例、追问一个问题,他会插点嘴。
不过,有时带领人尽量不做这件事。 带领人在观察的时候,他会看到学生的互动,看到学生思考的脉络朝哪边去,学生的 特质是什么。他会观察,他可能当天不做任何事情,但在下次跟学生做讨论的时候,他挑的故事就会引到他想要的地方。通常这样的探究团体,所做的事大概就像你 们刚刚那 样――说自己的想法,听别人的想法。 交换意见 在刚刚的探究团体中,你与伙伴所提出的理论,你觉得哪一个可以解释最多现象?哪一个反驳的理由最难忽视?我们提出理论的时候,难免会被人反驳,因为我们的 资料是不齐的,事件发生时我们没有人在场,我们也不生在那个时代。
如果我们能知道更多那个时代的事,就可能有更多更好、更精确的想法。
你也可以问问自己,哪一个理论是你最喜欢的?有时候喜欢一个理论,不是它有很多证据,而是因为就是喜欢。有些小朋友觉得自己的理论很好,就算别人有很多 反驳的理由,但他就是很喜欢,那我们就让他喜欢嘛!因为有些东西可能就是我们很在乎、很喜欢的。这就是儿童哲学探究团体的态度, 他可以喜欢他喜欢的。我们不用灌输学生哪些行为,我们要帮助学生在探究团体当中, 经常运作他的思想,这样他的思考就会越来越清楚。今天在这个故事当中,爱上某个理论的人,怎么样都听不下别人意见的人,下一次说不定可能会听,可能变得理 智。
我们刚刚做了一点探究我问的这几个问题,是让你们去判断自己的感觉――我们刚刚做了些什么事?我们对这件很复杂的事件,有引起一点好奇吗?
好奇,是探究过程中的态度。我们非常肯定自己的数据与知识都不足。但这个世界就是这样,这个世界连做老师的也不了解。所以我刚刚走到台下时,有人问我说你不是这方面的专家吗?我说,我只是带这个故事给你们。
我们知识不足,所以我们疑惑,在探究的时候,我们通常都有疑惑。没有疑惑,我们不会去探究;没有好奇,我们不会去探究。
我发现每个人都把自己所能掌握的资料做了一些整理。你可以建立一个初步的理论。
我们要整理自己已经知道的东西,不是全部,就自己知道的整理一些。
我们也找出了一些可疑的地方。我们除了质疑自己,也质疑别人:真的吗?可能吗?
你怎么想出来的?你怎么知道?你的证据? 你看到什么现象?你怎么想的?你的思考过程是什么?
好奇、疑惑、整理已知、质疑,是探究过程中常常出现的。
理论和看法很多,但是真相只有一个。真相在某个地方,但是每个人都拿不到,这个 世界就是这样。我们不要以为自己看了很多书,听过某个伟大的专家说过那件事,就以 为那是真理。
我发现,刚刚大家都不太愿意停止讨论, 感觉还可以进一步探究下去,还可以收集很 多的数据。
刚刚的探究用了哪些思维工具?
探究用了哪些思维工具?笼统的说是逻辑推理。逻辑推理就像一个工具箱,里头有很多螺丝起子等工具帮助你思考得更好。比如说,你可能需要的技巧是「比较」,比 较你的几个理论,看看你的线索强不强,你有某个线索,你是用它还是不用它。然后你要「形成理论」,该怎么做?这些都是思考的工具,我们要练习。我们在讨论 的时候,你就会学习使用这些工具来思考。儿童哲学做的就是这件事。

哲学的探究
我觉得哲学的探究是求真,用慎密的思维方式求真。哲学最终的目标是真,而它追求的过程跟真一样重要。但是那个「真」不是马上可以达到的,所以追求的过程要严谨、慎密。
我们也求善。什么是求善呢?用周延的论证涵盖多一些东西。不是认为自己想得很清楚了,就一条思路这样走过去,不理其它东西。
你想到一些理论,别人也想到一些,你能不能涵盖,能不能推翻?你要能涵盖别的东西。
哲学探究也求美。用最简单最完美的方式 来求真求善。有些论点、论证,我们会觉得它就是美――「这样说很漂亮」。一个可以涵盖许多东西的简单道理,我们会比较偏向 那一个想法。
哲学家就是做这些事,不管面对什么事情,他都做这些事。而儿童哲学是帮小孩得到一些思维能力,让他们可以顺利的思考, 可以周延的论证。当他们面对复杂的事件 时,可以既看到复杂面,又看到简单面。我 们希望在儿童哲学的探究中,帮助小孩体会真善美。
再探究 Mary Celeste 的真相
我们来看看先前的探究团体提出了哪些理论,我们可以做哪些事来论证那些理论。 「天灾论」――比如暴风雨、水龙卷类的天灾。你可能要想一下,如果要支持天灾论,需要哪方面的数据?你可能要去暸解海上的天气,了解水龙卷是不是能吸走载 着十个人的小船;你可以去搜集数据,或做一些小实验来证实。你要注意自己思考的过程中,又发现了哪些问题,你可以举出怎样的论证,来来回回做这些事。或 者,有人想推翻你的理论,你就要想:「他要推翻我的理论,他需要哪些数据?哪些数据可以支持他的质疑,我也要去看看。」你要支持自己的理论,就该去看看别 人所提出的质疑,再决定要不要理会。所以,如果你支持天灾论, 说不定你可以做一些科学的研究来帮助你。
「人祸论」――有可能是海盗吗?支持人祸论需要什么数据?它用的方法可能就跟天灾论不一样,你可能要去查查看,那个时期有没有海盗?海盗是怎么运作的?知道多一 点,都有助于支持或推翻这个理论。
「阴谋论」――有些人认为去报案的船长跟失踪的船长吃过饭,他可能知道很多内幕;他要那艘船,于是串通自己船上的人来做这件事的。如果你要支持阴谋论, 你要搜集什么样资料?你可以查查看,那艘失踪的船有没有买保险,去调查报案的船长如果拿到那艘船的实际获利,因为打官司也是很花钱的,究竟值不值 得。你可以搜集经济方面的数据,来帮助你判断这是不是一场阴谋。
「灵异论」――有没有可能是外星人、恐怖的海兽?这些也有它的研究方法。有些人说那是迷信,没有那些东西,那他就要证明没有那些东西才能那么说。支持灵异论者可以去研究传说中的海上灵异事件,看看跟这次的事件有没有类似之处,去搜集那些资料。
所以,你所提出的理论会带你去找不同的资料。这四个不同的理论,有点像用不同的学科去探究一件事情。不同的学科,会对不同的资料感兴趣。人不见了,船还在, 船上的饮用水和食物还在,可是航海工具不见的,这些都是数据,你怎么用这个数据,你的用法跟看法跟别人可能会不同。不同的学科,搜集资料的方法会不同,表 现出来也不 同。但不管是哪一个学科,我们都需要用相同的思维工具,也就是逻辑推理。

从儿童哲学看探究学习
我认为不管哪一科教学,都 应该用这样的精神帮助小朋友做一些探究,不要把他们绑得死死的,只要求正确答案。我在香港看到

© 2005-2020 dreamkidland.cn,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301162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