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06月

如何经营教室的思考环境

发布者:阿茲特克

如何经营教室的思考环境/杨茂秀
什么是哲学?希腊古典的哲学定义是:哲学乃爱智之学。可是,有许多人 并不赞成这个定义,他们不赞成的理由并不是说,哲学不是爱智之学。他们的理由是:一种学八对是爱智之学?现在哲学的名义复杂了,哲学家已经不再大刺刺的主 张哲学是众学之母,他们广告的是:思考。可是,又有哪一种学问不重视思考呢?数学家或数学教育家要人家去学数学时,也一样的说:学数学是为了训练思考。教 国语的人,甚至于教体育的人,在目前这种重视思考的风气里,总是将思考挂在嘴上,好像深怕人家认为他在增进儿童思考上没有贡献一般。「思考」一词,已经被 得肥肥的,面目非常的模糊。
德国哲学家叔本华说:当一个观念,变成了关键词,意义便复杂;太多人使用了,到了后来,意义便纷杂而模糊。要清楚地了解它,要精确地使用它,就要好好 利用一条打了结的绳子一样,先得把那个结解开来。我们现在要好好使用「思考」这个词,也面临了同样的问题,可是要解这个结,却不是容易,许多有讨论经验, 有跟人家做合作研究经历的人都知道,要为彼此共同使用的关键词定义,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一百年前,德国哲学家康德就曾经在他的「纯粹理性批判」中的第三 书:先验方法论的一开头,就建议:哲学研究不应该从定义开始,定义应该是研究的堂果,而不是起点:他还表示,经过认真的研究,万一能够得到明确的定义,便 值得庆幸,但是,既使没有得到明确的定义,研究仍不失其意义。我想拿康德这个建议,作为我们讨论思考的指导原则,但是,本文以下所论,并不在于剖析思考这 个概念。我们是假定,虽然我们对思考的定义,尚不明确,但是,对思考一词的使用,总有一些类似性,依此类似性,我们要提出思考教育的一个建议。
大家都有谈思考,认为思考很重要,我们听到创造思考、批判思考、科学思考、人文思考,甚至于数学思考,而且我们见到许多出版商,许多课程设计的单位, 推出课程、出版数据,要人采用他譬来增进思考教育的阵容。这些都很好,但往往不够好,因为我参加过很多的所谓思考教育的实验教学观摩,我往往看到老师思 考,学生动作的现象,权威的主导强势到学员完全没有选择地,必须照着权威的指示,去贯彻权威者的意思,学生可以说到了不能思考、不许思考、不敢思考的地 步。思考如果不许犯错,错误变压制或防止思考的一个东西,那么,再好的思考,也只是形式的重复,只顾形式的养成,是最最反思考的。
我想建议的是,不管怎么样的,有多好的,有关思考的教学,都六将学员的兴趣、需要、意向与能力放在一边,尤其是他们已经有了背景知识,不能被师或课程 设计当成没有,那会使得学童受污辱,尤其智性上受到污辱,智性上受污辱,便容易产生知识的冷感。现在很多孩子学了好多东西,在很多所谓的讲究思考教学的名 师指导下,不只吸取了知识,也得到了所谓正当 获取知识的方法,可是,他门没有那一些东西是自已的方法得来的,当方法的正当性,必须诉诸无可抗拒的权威来印证的时候,就不算学会学习,因为他永远仰赖着 别人的喝采与认定。我们常听到「学习最重要的是学会学习」,许多人也常常挂在嘴边。可是,学会学习最基本的是:要会发问,要敢发问。错了,要能看出错在哪 里,并且要晓得要怎么样找到方式来修正那些错误。这里牵涉到我们的教学机构非常缺乏的一个信念,那就是:学童犯错,尤其是求知上的错,乃是一种权利,应该 受到尊重,受到帮助,教师应该去了解,而不是去处罚。可是,我们从小到大,总是在品尝着错误的苦果,没有尝到它的美味。
如果要孩子成为一个良好的思考者,不险爱想,而且想得好,而且敢想,便要在生活中提供这种环境,如果这个想法正确,那么,在学校里,尤其在一个教室,怎么样提供一个良好的思考环境呢?
最容易的,当然是窗明几净啰!空气新啰!气氛温馨啰!但是,我们感里明白,这些不只不够,而且也不是必要的,台北的空气那么污浊,声音那么吵杂,窗户老是 灰蒙蒙的。我们在毛毛虫还是常常有很好讨论,当然,窗明几净…….等等,最好是有,有了之后,或即使没有,就应该注意经营刚的要素。
第一是:参与的人座位的安排。
我们习惯的是一个讲台,一面黑板,小孩排排坐,我称这为「生产线式的安排」。这种安排方便信息的单向传递,阻止同侪间的沟通,逆向的提问题,它的结果就 是:老师说,学生接受。这种安排所构成的学生思考,是被动的接受,若有批准,也是暗暗的批评,不能达成合作的思考与主动的学习。所以我建议,将这种排排坐 的,生产的安排,换为圆桌讨论的安排,或面对面的座谈式,这就将老师的权威,在物理上做了融通。每一个人都可以看到另外一个人,在表达上,不必完全只靠日 学语言的功能,面部的表情、肢体的运动,都可以发挥一部份功效,最重要的是,孩子可以彼此讲话,他方便平行的沟通。同样的,也使得老师的负担减轻,不必一 直扮演着知识仓库的角色,他只要好好的掌握程序,便能将教学的环带领到师生合作勇于思考的境地。
第二是师生语定位的重新安排。
通常,教师在教室中跟学生谈话或上课,听话、说话的态度,与教在办公室与同事谈话时,听话与说话的态度,很不一样。在教室里,教师意识到自已是教师,有教 化的责任在,也觉得自已比学生应该更有知识,所以,常常带着权威的气,脸面上肌肉的安排,也是严整。听话时常常带着随时准备纠正的心理,他要听的是对与 错,很少听到小孩心理在想什么。讲话时很少让人感觉到有商量的余地,说了就是确定的,「可能」、「或」、「大概」、「也许」、「让我想一下」、「是 吗?」…….等字眼,很少使用。
可是,在办公室跟同事谈话的时候,脸面的肌肉就放松多了,言词也比较有商量的可能,这个现象显现出教师对成人与小孩之间有明显的划分、认定,这个认定的内 容除了小孩知识缺乏、信念模糊、概念不成熟之外,还包括小孩不擅思考。尤其信奉皮亚杰学说的人(在台湾已经很普通),会认为小孩在七之前,不可能会演绎推 论,十二、三岁之前,形成推论是很少有小孩会,如果皮亚对,如果我们的教师诞种态不改,儿的思考环境是不必,也不可能经营出来。可是,很多的心理学研究显 示,小孩虽知识比较缺乏,高级的思考却老早具备了,而且,由于天真与对不确定性的不安,努力要学东西,基本上已经是一个良好的思考者。
教师如果能以对待成人的方式来尊重他们,注意他们的言谈,注意去了解,而不是只顾着要改错。讲话给他们听时,虚心一点,不要老是说超过自已相信的话,小孩很快的便能回到天真好学,勇于思考的境地。
上述两个建议:教室的重新安排及第师态度的改变。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它不只是一个信念,也是一德行,它需要知识来支持,它会引起痛苦,要节制,也要忍耐,才会产生含有教育爱的效果。

返回 儿童哲学广场


© 2005-2020 dreamkidland.cn,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3011623号-1